您的位置:首页 >频道 > 财经 >

北京举行“2021年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推介会” 高新技术项目数量占比过半

2021-06-23 14:49:50    来源:北京商报

6月22日,由国务院国资委产权管理局、北京市国资委和全国工商联经济部指导、北京产权交易所承办的“2021年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推介会”在京举行。此次推介会期间,286个混改及央企民企协同发展项目在推介会上集中亮相,拟募集资金超过1200亿元,高新技术项目数量占比过半。据了解,“十三五”期间,市属国企通过900余项混改项目引入外部资本近2000亿元。业内认为,未来在加大混改的同时,制约民营企业参与混改的深层次问题依旧待破。

高新技术企业项目占比超五成

今年是“十四五”规划开局之年,也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的攻坚之年。本次推介会旨在搭建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融合发展的桥梁。

据了解,此次推介项目紧扣国家战略和市场热点,多数项目围绕落实碳达峰碳中和、科技创新、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重大战略。其中涉及新能源、新材料和高端装备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高新技术企业项目达到140余项,占比超50%。

前述统计也符合今年北京市国企混改重点。此前据北京产权交易所预计,电力、石油、天然气、铁路、民航、电信、军工等七大重点领域的混改预计将进一步提速,能源结构的调整将进一步加快,新能源及其配套产业将获得更大发展。而人工智能、量子信息、集成电路、高端制造、脑科学、生物育种、空天科技、深地深海等高新技术产业将成为2021年资金关注的重点。

而在参与项目推介的企业中,各类试点、示范企业数量众多。推介项目中重点领域混改试点企业22家、“双百企业”26家以及“科改示范企业”18家,该类企业混改项目亮相,将进一步发挥其在各项改革中的引领示范作用;前述企业参与混改形式多样,既有产权转让项目、增资扩股项目,也有投资新设项目。

国务院国资委产权管理局局长贾立克表示,落实国企改革三年行动要求,积极稳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,要把混改重点放在经营机制转换上,发挥战略投资者积极作用,推动混改企业率先推行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、深化三项制度改革、加强党的建设等;要完善国资监管制度,实施差异化管控,积极探索有别于国有全资企业的差异化管控模式;混改过程中要规范操作,坚决防止国有资产流失。

“十三五”期间市属国企“掘金”近2000亿元

近年来,北京市国企混改不断推进。据北京市国资委一级巡视员孟韬介绍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市属国企实施混改项目900余项,引入外部资本近2000亿元。下一步,北京市国资委将牢牢把握混合所有制改革正确方向,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深度转换企业经营机制。

在推动国有经济布局优化、结构调整和战略性重组的过程中,北交所起到的作用日益凸显。据北交所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吴汝川介绍,“十三五”以来,北交所完成各类国资交易项目27831项,交易金额近1.55万亿元。870家国有企业通过北交所完成混改,引入社会资本3293亿元。

2019年以来,北交所通过两次央企混改项目推介会和央企、京企混改项目联合推介会,累计集中推介项目673项,拟引入社会资本超4400亿元,其中,国电投青海黄河公司、南航通航、国投高新、首钢朗泽等一批企业实现混改,企业市场竞争力得到提升。

此次推介会现场,西安核设备有限公司、成都凯天电子股份有限公司、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、江苏永鼎集团有限公司、北京兴东方科技有限公司、北京国电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、中石化绿源地热能开发有限公司等7个代表性项目分别路演,介绍各自亮点。

当日,北交所还对2019年以来上线的央企、市企混改专区进行迭代升级,推出混改专区2.0版,进一步为混改提速。有混改意向的国企以及各类投资人,均可自行通过该专区发布相关混改信息及投资意向。

得益于机制创新,作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,北京在刚刚过去的“十三五”,市属国企创新加速。高精尖产业项目储备库入选近300个项目,累计拥有近500个各类创新平台,近1500个项目开展科技成果转化。今年4月,市委办公厅、市政府办公厅名义印发了《北京市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实施方案(2020-2022年)》,方案聚焦推动高质量发展,为首都国资国企改革进一步明确了时间表、路线图。

民营企业参与混改还面临哪些问题?此次推介会期间,全国工商联经济部副部长袁媛表示,制约民营企业参与混改的一些深层次问题急需破解;同时也建议通过加大政策宣传和解读力度、多方搭建沟通交流平台等方式来鼓励民营企业深度参与混改。

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麒牧表示,制度设计上,要进一步保障混改企业公司治理机制的有效运行,对混改企业监管机制按照“管资本”的思路进行调整,同时要给员工股权激励机制松绑,真正起到强激励,强捆绑的作用。“这些是保障民资能够正常参与经营、并享受混改成果的必要条件。”

与此同时,还有一些隐性障碍需要突破。胡麒牧表示,部分国企虽然不限制民资参与,也大都不愿让民企成为战略投资人,共享改革红利,而是作为财务投资人,导致民资在混改企业中话语权较少;部分地方政府出于怕被问责的想法,不敢承担混合后的改革风险,只是拿出一些非核心主业、赢利性不强的小项目做试点,以完成考核任务。在实际运作中,对参与混改的项目设置技术实力、资金规模、行业项目运营经验等附加条件,对民资形成隐形壁垒;混改完成后对混改企业的信贷、补贴等政策支持减弱或退出,使得民资无法享受制度红利。

北京商报记者陶凤刘瀚琳

相关阅读